第69章 艰难的出航

这两天方林岩的心中就一直在纠结着这个话题,可以说是让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终于,方林岩将牙一咬,开始求助莫比乌斯印记:

“我这一次深入浑沌污染区的计划到底是不是阴谋?”

莫比乌斯印记虽然及时给出了回复,却让方林岩十分愕然:

“无法判断。”

方林岩顿时皱起了眉头:

“我现在虽然没有多少比斯卡数据流了,但是我这不是没有针对性的去获取吗,我保证一定会尽快弄到更多的!快告诉我结果吧,这对我非常重要。”

莫比乌斯印记道:

“这和比斯卡数据流无关,只是你询问的这件事我获取的情报太少,而任何深入牵扯到混沌之力的东西,都会产生极大的干扰,所以无法进行评估判断。如果你能提供那个黑影的更多信息,那么我或许还能给你更精确的回复。”

方林岩顿时哑口无言,他上哪里去弄更多的情报来?只能长叹一声作罢。

但是这一次的碰壁并没有打消方林岩内心那蓬勃的求知欲,反而更是让其熊熊升腾了起来。

这其中的心理活动过程,就像是你去了常去的地方,却被告知88号还要六个小时才下钟一样。很少人会立即打道回府,更多的兄弟则是会直接杀向另外一家新的教学场所

所以,在床上躺了十分钟之后,方林岩情不自禁的看向了手中的衔尾蛇之戒

是的,哪怕是强若方林岩,在面对大麻烦的时候,其实表现也和大家差不多的,平时都是信誓旦旦的发誓:

这是最后一次!

再撸就是狗!

再犯就让我的好朋友折寿十年。

但真到了关键时刻,那就真的顾不得那么多了,下一秒,点点光芒聚集在了衔尾蛇之戒上。

“我想知道,那个黑影所说的航行图相关东西是不是真的,真的有可能复活我的队友吗?”

“要回答此问题,需要消耗你十五年的寿命。”

看到“十五年”这三个字,方林岩顿时眼前一黑,这真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啊。

偏偏这还难以从消耗的资源当中判断出问题的答案,因为方林岩询问的东西关系到队友的生死,并且那个黑影也必然来历不凡,实力极其强悍,方林岩要求证与之有关联的东西那肯定代价不菲。

事实上,方林岩预估的是衔尾蛇之戒要消耗自己二十年的生命呢。

在进行了一番并不艰难的抉择以后,方林岩选择了“消耗”,衔尾蛇之戒上顿时传来了一阵颤抖,就像是吞噬到了足够的生命,然后就产生了发自内心的喜悦似的。

然后回复就出现在了方林岩的视网膜上:

“若是你选择前往,那么你的命运之线和你队友的命运之线都可能会发生剧烈的改变。”

看到了这回复,方林岩顿时傻眼了:

就这?我的十五年寿命居然就换了这句话吗?

不过方林岩仔细琢磨一番,自己的命运之线发生剧烈的改变,那肯定说明会遇到极大的风险,这并不奇怪,但是自己队友命运之线发生剧烈改变,这就耐人寻味了啊。

自己的队友现在的命运是什么?一个个几乎都可以用死人来形容了,他们的命运之线应该就像是心电监护仪上的数据,应该是一条直线才对。

毕竟对于死者来说,哪怕是地球爆炸也不能让其命运再产生什么巨变对吧。

那么,队友的命运之线巨变那就是好事啊!毕竟是已经不可能再坏的局面出现了变化,那就是典型的否极泰来了。

发现了这一点之后,方林岩原地犹豫了三秒,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直接出门找到了罗思巴切尔。

此时的罗思巴切尔正是春风得意,混得如鱼得水,不过在方林岩的面前还是毕恭毕敬的的:

“大人,您找我有什么事?”

方林岩沉默了一会儿道:

“你帮我准备一台魔导战堡-——我要以最快的速度出航了。”

罗思巴切尔震惊无比的道:

“大人!这可是灭潮期间,你这不是去出航,是去自杀!!”

方林岩徐徐吐出了一口长气:

“我有必须要去的理由,你去准备吧。”

罗思巴切尔苦着脸道:

“大人,哪怕是出再高的价格,恐怕也很难找到跟随你去的强大战士了。”

方林岩挥挥手道:

“没关系,我这一次去本来也不打算带多强的人手去,只要有能正常操控魔导战堡的人就好。”

罗思巴切尔不死心的道:

“大人,是出了什么事吗?您不妨说出来,或许我有办法呢?”

方林岩苦笑摇头道:

“这其中的东西,已经不是你能插手的了,你去安排吧,要尽快!越快越好。”

罗思巴切尔也不敢再劝:

“是,阁下,我立即就去办,因为最近整个希望星区都已经停止了一切外出的活动,所以负责魔导战堡这边的人手都处于度假期间,我估计要做到你的要求需要十个小时,如果您赶时间的话,那么可以先去浮岛基地处等候。”

方林岩点点头,看着罗思巴切尔的背影迅速离去,突然出声将她叫了回来。

看着罗思巴切尔疑惑的眼神,方林岩将天堂之令拿了出来,放到了旁边的桌子上,然后淡淡的道:

“我这一去,未必还能活着回来,在这段时间当中,你也是为我帮了大忙,得罪了不少人,所以这一块天堂之令就交给你了。”

罗思巴切尔顿时震惊无比,急忙道:

“不会的,阁下,你怎么会有事?”

方林岩叹了一口气道:

“你别说了,我的情况自己心里有数,这块天堂之令当中,还保留了十次的转换神术,你先帮我保管吧,无论日后怎样发展,这十次转换神术当中,有五次都算是我赠送给你的报酬了,也是为了感谢你之前的帮助。”

“如果我连续一年都没有消息传回来,www.youxs.org,你就当我的同伴山羊留给你的最后礼物吧。”

方林岩是知道山羊这家伙与罗思巴切尔有一腿的,所以就展现出了明显的慷慨,罗思巴切尔微微叹了一口气道:

“他现在的情况很不好吗?”

方林岩道:

“是的,而我这一次外出冒险,就是打算将他从这种糟糕透顶的状况当中解救出来,当然,www.youxs.org。”

眼看罗思巴切尔想要说什么,方林岩已经率先道:

“诸神虽然伟大,但也只能在自己的信仰范围内彰显自己的威能,然而混沌是如此的强大,甚至整个星空,整个宇宙在漫长的岁月过后,最终都将归于混沌,所以我不是不想求助,而是根本没有办法找到任何能帮得上我的人。”

罗思巴切尔沉吟了一会儿,忽然道:

“不,我想有一样东西您肯定用得着!”

说完了之后,她立即就走了出去,能听到一路上罗思巴切尔对着传令水晶发号施令,调度魔导战堡那边的事情。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之后,罗思巴切尔又重新求见,然后对着方林岩道:

“阁下,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是重新启用一座全新的魔导战堡,但这需要您等待十三个小时甚至更长的时间,但并不会超过十五个小时。”

“第二个选择是,在船坞当中有一台即将被销毁的魔导战堡,它仅仅被使用了两天零八个小时就因为灭潮来袭返回了,在使用过程当中也只遇到了一次最低序列的污染事件,所以如果直接选择对其进行翻新整修的话,那么就只需要五个小时就能起飞。”

方林岩很干脆的道:

“第二个选择。”

罗思巴切尔接着道:

“随行的人员也找好了,当然也都提出了很多条件,这些都不是什么大问题,毕竟如果五倍薪水的报酬没人去的话,那么就开十倍,总会有人心动的,但有一个问题必须要请示您。”

方林岩道:

“你说。”

罗思巴切尔道:

“一位经验十分丰富的骑士听说了这件事之后,主动来联系我,说愿意带着自己的团队来帮忙,而他不要金钱,只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方林岩是什么人?立即就道:

“是想要转化神术的名额吧?”

罗思巴切尔眼中露出了佩服的神情道:

“是的,阁下,这位骑士叫做提尔,他曾跟随魔导战堡出航过八次,最凶险的一次甚至失去了双腿,但还是成功活了下来。堪称是在污染区冒险经验最丰富那批人之一了,而他也不是为了自己提出的要求,而是为了自己的老师。”

方林岩淡淡的道:

“我见过太多舍己为人的事情,对于这种品质十分赞赏,但这并不是我会给出一个转化神术名额的理由,提尔或许是个好的向导或者战士,但他毕竟断掉了两条腿,www.youxs.org,那里对希望星区的任何人都是未知的世界,他的经验对我来说不值一提。”

罗思巴切尔道:

“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直到提尔说出了自己老师的名字。”

方林岩疑惑道:

“他的老师很有名吗?”

罗思巴切尔道:

“是的,非常非常的有名,班加达莫这个名字,甚至在诸神当中都流传着,而我确信您在冒险当中也一定需要他的力量。”

方林岩顿时有些感兴趣了,他虽然不认识这个班加达莫,却对罗思巴切尔很熟悉了,知道这个女人有能力,有野心,情商更高,若不是没有十足的把握,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的,所以立即道:

“哦,是吗?”

罗思巴切尔直接就递了一份资料过来,上面写的就是班加达莫的这个人的生平,估计也就只有三四百字左右,方林岩拿过来草草一看,顿时就震惊了,还真像是罗思巴切尔所说的那样,这位大师很可能对自己有用。

原来,班加达莫一出生就不是普通人,而是一位神子!

在四季教会当中,春之神曾经耗费了极大的力量,尝试让一位新的神灵出现,并且还成功了。

毕竟春之神的神职当中,就涵盖了复苏,初生,而她缔造出来的这位新神,其神职居然是预知,神名为加洛。

这位预知之神一出现之后,立即就准确的预言了圣战的来临时间,因此四季教会在那一次圣战当中获得了足够的准备时间,因此获益良多。

但预知未来其实是一件非常凶险的事情,尤其是圣战这种可能会导致千百万人殒命的大事,改变的因果不计其数,更是会引来可怕的熵能纠缠,所以预知之神通常都是采用神降的方式,让其负面作用被降临的神子,大主教承受。

但哪怕是这样,这位神灵加洛仅仅复生了三十八年,就离奇陨落了,欲戴皇冠,必承其重,加洛这个事件就是典型的德不配位导致的。

春之神也是因此而元气大伤,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恢复。

加洛在陨落之前依然进行了一次神降,这一次神降的是第七教区的大主教班加古恩,这位大主教被降临的时候才三十七岁,并且身强体壮,龙精虎猛,甚至在圣战当中击毙了六名高阶战士。

所以,哪怕是在承受了神降以后,班加古恩依然还存活了两个月才去世,而依照希望星区的惯例,承受了神降之后的圣徒都会与多名女性嘎吱嘎吱嘎吱,尝试让她们怀孕,这样的话孩子一生下来就是神子。

可是就在这时候,预知之神加洛却离奇陨落了,正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预知教会也是随之解散,浅信徒则是改为信奉其余的四季之神,虔信徒和狂信徒便自生自灭——毕竟他们的信仰太过坚固,无法改变了。

班加达莫就是在这样的奇特环境下出生的,他的父亲就是承受了神降的班加古恩,母亲当然就是一名被当成孕育神子的工具人。

在正常情况下,班加达莫的命运应该是享尽人间富贵,然后献出自己的肉体,承受神灵的降临,最后灵魂归于神国。

可是,班加达莫这个神子还未出生面对的就不是正常状况!

班加古恩乃是个不折不扣的狂信徒,听说吾神陨落的消息之后痛苦无比,直接就自杀了。

值得一提的是,他一直到死都不知道已经成功给一名工具人女性受孕。

这样一来,班加古恩那丰厚的家产则是被早就觊觎的一帮敌人给夺走瓜分,连他的嫡亲家属都处于虎落平阳被犬欺的地步,更不要说是一个被他上过一次的工具人女性了。

这位可怜的女子在发现自己怀孕以后,第一时间就想到堕胎,因为来自教会的资助已经突然断掉了,而她还处于负债累累的状态。

然而神子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胎儿,也不是堕胎药物能影响的,所以不但没有被打掉,在感受到了威胁以后受到了刺激,开始变本加厉的加速吸收母体的营养,在短短的十几天内就直接长成了正常胎儿八九个月的大小,然后强行分娩。

此时班加达莫的母亲已经是骨瘦如柴,奄奄一息,当分娩成功以后就直接去世了。

好在班加达莫很快就被人发现,然后被收养,只可惜收养他的也不是什么有身份的人,而是一名为贵族塔克勋爵养马的马夫,这家伙和老婆多年都未能拥有子女,因此十分渴望有一个小孩。

在这样的情况下,班加达莫的身份其实是相当卑微的,他的养父唯一能办到的时候就是能让他吃饱。

毕竟这位马夫负责了二十多匹骏马的饲养,所以班加达莫虽然胃口惊人,却能顿顿吃饱——当然,吃的都是能够当做马料的赤豆,玉米,燕麦,黑豆等等。

所以,班加达莫这位神子乃是有史以来过得最憋屈的一位神子,没有之一。

在班加达莫十二岁的时候,养父克扣马料的事情东窗事发,被管家拖出去活活打死,养母也是伤心过度而病逝。

这孩子平静的接受了这一切,埋葬了自己的养父母,然后开始在城市当中做各种杂活来养活自己,因为班加达莫做事麻利勤勉,并且沉默老实还只要求吃饱。

所以很快的酒吧老板就收留了他,班加达莫就这么依靠酒吧老板每天发放的三个黑面包,还有客人留下来的残羹冷炙继续活了下去。

当他十五岁的时候,突然出现在了塔克勋爵的面前,检举了当年打死养父母的管家徇私受贿的事情,并且数额巨大,管家慌乱之下却无从抵赖,最后被送上了断头台。

然后班加达莫飘然而去,一年之后就成为了富豪,然后回到了家乡找到了养父的弟弟,让他将名下的一个孩子过继给了养父,又将所有的财富都送给了他们,从此就消失在了这座城市当中。

接下来班加达莫则是在不同的星球上游历,冒险,并且与很多人都合作过,那些队友对他的评价非常高,称呼他有一双仿佛能看破未来的眼睛,总是能巧妙的避开危险。

这就是班加达莫身为预知之神神子的特殊威能,尤其是此时在预知之神加洛已经陨落的情况下,班加达莫作为神子,几乎可以动用预知神职下的大部分威能。

但是,班加达莫很清楚一件事,那就是天威难测!

自己窥探未来,改变自己或者几个人的命运造成的反噬那么承受得起,不至于致命,但若是像是之前的加洛那样,对着诸神发出预言,改动的就是千百万人的命运,所以就只能存在于这世上三十八年。

班加达莫在各地游历的目的,其实就是想要获得一枚神格。

他的灵魂已经是不折不扣的圣徒级别,只是肉体却还是凡人之躯——虽然是比普通人强大得多的凡人之躯,但一样会衰老,会死亡,顶天就只能活到人体理论上的130岁而已。

而当他拿到了神格之后,就能至少获得五百年以上的寿命。

只是这东西却是牢牢的掌控在诸神的手中,班加达莫根本就仿佛老鼠拉龟无从下手,他也不是没有想过暴露自己的身份,但神灵也只会与对自己有用的人谈条件。

如果班加达莫想要拿到神格,就得像是预知之神加洛那样,对诸神发出预言——这样一来只会让他死得更快!

于是班加达莫就这样蹉跎了几十年,唯一的收获就是身边聚拢了一群忠诚于自己的弟子和部下,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班加达莫之前窥探未来的反噬恶果也开始在他的身上体现了出来。

虽然他的行为只是貌似影响了少部分人,但蝴蝶效应产生的后果也让班加达莫开始被一种疑难杂症所困扰,他整个人都开始失去了力量,从双脚的脚尖开始麻痹,无法控制,并且这种麻痹感开始缓慢向上延伸。

当麻痹感蔓延到腰部的时候,班加达莫失去了啪女人的功能,当麻痹感继续上升达到小腹的时候,班加达莫开始大小便失禁。

魔法师和炼金师对这种疾病束手无策,事实上,哪怕是科技位面当中,也对这种名为渐冻症的疾病缺乏办法,只知道其原理是运动神经元受损。

最要命的是,麻痹感还在加速上升,一旦抵达肺部的话,班加达莫就会停止呼吸,正式和这个世界说拜拜了。

班加达莫知道这是自己窥探未来,改变其余人命运的代价,但这当然不意味就会坐以待毙。

看完了班加达莫的资料以后,方林岩明白了罗思巴切尔为什么会将这件事交给自己来裁定,

很显然,班加达莫的预知能力非常有用,而且自己手上的转换神术,恰好就能给予班加达莫新生,毕竟一旦转换之后,哪怕渐冻症依然存在,但对班加达莫的困扰估计就很小了。

毕竟硅基生物的呼吸方式是通过毛孔,所以肺其实是一件多余的器官,能不能呼吸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而且从生物学的原理上来说,硅基生物并不是通过神经系统来控制身体的,而是以元素共鸣的方式,只要体内的七个以锌/镁为主要成分的内核,那么就一切OK。

很难想象影响人体神经的病毒可以继续对硅基生物的锌镁内核发生作用,所以一旦转换成功,基本就可以确定班加达莫被成功治愈,至少在时效结束之前能重新获得健康。

而此行带上班加达莫的话,他的预知能力无疑是真的可以派上大用场的。

那么就只剩下最后一个问题了,方林岩看了一眼罗思巴切尔道:

“班加达莫这个人可靠吗?”

罗思巴切尔道:

“他的口碑很好,承诺的事情都会全力以赴的,迄今为止还没听说有毁约的情况-——当然,也不排除想要站出来控诉他的人已经死了的极端状况,但是班加达莫是有孩子的,并且有七个孩子,四个老婆。”

罗思巴切尔说到这里就点到为止,不过言外之意很清楚:

“即便班加达莫是个伪君子,但我们也掌握了杀他全家的反制手段,所以问题应该不大。”

方林岩点了点头:

“行,你让他们过来吧,但我不会因为等人而推迟时间的,过时不候。”

罗思巴切尔道:

“他们就在这里。”

方林岩立即反应了过来:

“是因为我们在白石城举办相应的转生典礼对吧?就将这些图谋转化次数的人给吸引了过来。”

很快的,班加达莫就出现在了方林岩的面前,他是一个肤色黝黑的瘦弱中年男子,已经无法站立,只能斜靠在轮椅上,

但这个人目光出奇的清澈,神情坚定,说话声音很轻,却给人以温文尔雅的感觉,从周围人看向他的眼神就能发觉,班加达莫很受爱戴,甚至愿意为他效死。

推着班加达莫轮椅的,就是提尔,虽然罗思巴切尔说他是个残废双腿断掉,但看起来他是四肢健全的,应该是使用了假腿,并且一看提尔就是个身经百战的战士。

方林岩凝视了班加达莫几秒钟之后道:

“你们的来意,我知道了。但是我要做的事情你们知道吗?”

提尔上前一步道:

“伟大的守护者阁下,如果您能给予我的老师一次转换生命形态的机会,那么我的这条命就是你的,你去天涯海角我都会追随到底!”

提尔走出这一步之后,方林岩顿时就发觉了他行走的姿势有些别扭,很显然是使用的假腿,接着便冷哼了一声道:

“我要去的地方,是深入混沌污染区当中,你的经验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参考价值,而你的战斗力更是不值一提,你开出的条件我肯定是接受不了的。”

提尔的神情顿时黯然了下来,想要说话却欲言又止。

方林岩看着班加达莫道:

“我现在赶时间,也不多说什么废话,你陪我走这一趟,出发以后我就给你用一次转换生命形态的神术,持续时间十五年。”

“我若能活着回来,在一年内给你弄一枚末等神格,你若是肯的话,那么就去准备行李,四个小时后就出发,如果你不肯的话,那就别浪费时间了,赶快消失在我面前。”

班加达莫从容的道:

“既然守护者阁下觉得我还有点用处,那么愿意为您效劳,但我必须要先说明一点,我们一旦进入混沌污染区之后,我的灵觉和预知能力其实都会受到较大的干扰,未必就能获得正确的启示。”

方林岩淡淡的道:

“上了魔导战堡,我们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如果因为环境因素你没办法给出有效的建议,那当然不是你的问题。”

班加达莫微笑道:

“这样丰厚的条件,我还有什么好挑剔的呢?阁下,我愿意为您效力,至于携带的行李那些都不重要,魔导战堡上面的制式补给就很好,除此之外如果能配备一些灵晶粉末就更好了,它能让我在预知的时候感官更敏锐一些。”

罗思巴切尔道:

“你会得到最高规格的灵晶粉末的,除此之外,还会配置灵化水晶球,眠枢等等辅助预知或者占卜的辅助装置。”

班加达莫微笑道:

“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魔导战堡上那个属于我的房间了。”

罗思巴切尔道:

“好的,大师,您请跟我来。”

面对这位拥有着传奇生涯的神子,罗思巴切尔肯定也是保持着相应尊敬的,毕竟这位能看破未来的强人随口一句提点,就能改变你的命运。

接下来一干人当然就直奔改造船坞,根据方林岩的要求,出航的魔导战堡也会进行一系列的改造,比如去掉绝大部分的武器,又比如将本来的空置仓库里面塞满补给品和备用零件,又比如对引擎进行改造使它能获得更快的爆发速度。

好在魔导战堡的各项结构和技术都极其成熟,基本上都是属于模块化设计,而且现在整个改造船坞当中都是处于空置状态,因为根本没人敢外出。

连R号空间也不会冒着高风险逼迫自己的空间战士在灭潮时候出去的,外加罗思巴切尔这女人大把的金钱砸下去,所以改造工作完成得十分顺利。

方林岩登上这座新改造的魔导战堡的时候,罗思巴切尔已经开始在旁边进行介绍:

“按照您的要求,这座新完成的魔导战堡的攻击力被削减到了普通版本的十分之一不到,只保留了一门聚变光速炮,其运载样本,矿石,货物的能力被削弱到了普通版本的八分之一。”

“而它的防御力提升了三倍,携带的补给数量是原本的两倍,最快移动速度提升了四点三倍,如果使用巡航速度的话,最远巡航距离提升七倍!”

方林岩道:

“隐蔽能力呢?这个才是最关键的,其实防御力是次要的,毕竟在混沌生物面前,再强的防御力也是苍白无力的。”

罗思巴切尔还没说话,旁边的一个貌似猥琐的老头笑眯眯的道:

“这不是正在加装相位屏蔽器和粒子干扰器吗?”

然后他指了指旁边正在攀爬魔导战堡的几十座魔像,这些不知疲倦的大家伙正扛着大量的器材在进行安装,焊接,长长的火花在半空当中闪耀着。

“混沌生物搜寻敌人和正常的生物不同,更多的是依靠生长出来的特殊器官发出的混沌波纹,你可以理解成类似于蝙蝠超声波的存在,只要干扰掉这独特波纹,那么就能让它们无法精准的定位到目标。”

“等到这一波加装完成之后,这台魔导战堡对混沌波纹的最大干扰力将达到惊人的799赫兹的极限程度,www.youxs.org!其实在正常情况下我们都不建议干扰力超过100赫兹的,因为这样的话,魔导战堡内部也同样会受到较大的负面效果。”

这个猥琐老头方林岩也是认识的,乃是帝国当中闻名遐迩的炼金大师丁威克,爱好就是黄金和小萝莉,虽然在外界的口碑极差但技术很厉害,并且收钱肯办事。

方林岩点点头道:

“多谢大师这次帮忙。”

丁威克嘿嘿笑道:

“收钱办事,有什么好感谢的?还有十分钟就结束改造,然后十五分钟进行预热启动,十五分钟自检,再过一个小时就能走了。”

然后这老头摇头晃脑的就走了,双手背在身后看起来心情极好。

***

一个半小时以后,

这座外形已经大变样的魔导战堡已经喷射出三股淡红色的尾焰,然后徐徐起飞了。

丁威克看着这座由自己一手打造的强大堡垒,嘴角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然后对着旁边的魔像指了指道:

“联系B-781号,我需要与上面的执行官通话。”

B-781号就是方林岩此时所在的这台魔导战堡,过了几秒钟之后,魔像就递过来了一个伞状炼金装置:

“主人,已经接驳成功。”

丁威克左手搂着一个双目含泪的小萝莉,手还很无耻的伸进了她的上衣里面,然后懒洋洋的道:

“嘿,是不要命的卡里克吗?我是丁威克,请转告你的顶头上司两件事。”

卡里克瓮声瓮气的道:

“真见鬼,我TM可不是传声筒,并且我不想和你说话,你就是一大堆狗屎,知道吗?一大堆冒着热气的臭狗屎!”

有道是只有叫错的名字,没有起错的外号,卡里克的外号叫做不要命是有原因的,这家伙就是个愣头青,顶撞上司或者高阶人才对他来说简直是家常便饭,但高超而丰富的操控魔导战堡的经验则屡次让他险死还生。

哪怕是这样,卡里克依然我行我素,所以不要命这三个字由此而来。

这一次方林岩要顶着灭潮外出,卡里克居然是主动请缨的!原因就是他觉得这位守护者的行事风格很爽快,让卡里克看得顺眼。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方林岩拿出来的那笔高昂的佣金很可能也起到了一些作用,但之前曾经有人出更高的价格雇佣卡里克,他却因为看这帮人不顺眼,所以坚决不去。

而丁威克仿佛早就料到了卡里克会这么回答,很干脆的道:

“第一,如果你们需要发出100赫兹以上的干扰波的话,那么持续时间最好不要超过半个小时,否则的话,魔导战堡上的人都会因此受到极大的负面影响,发狂,发疯,甚至死亡!”

“第二,你们找我的时候,并没有要求我签署保密协议,所以当有人上门来问的时候,我直接将你们的相应信息卖了个好价钱,嘿嘿嘿嘿,不过明人不做暗事,我还是要先告诉你们一声的。”

丁威克的话很快就传到了方林岩的耳朵里面,对此他也没有太大的意外,毕竟就像是丁威克所说的,双方也没有保密协议,一定要指责什么的话,那就是这老家伙人品太差吧。

但丁威克本来名声就烂透了,一点儿也不在乎这一点,相反他肯事先提点一句,方林岩讲道理还要承他的情。

甚至方林岩连购买这些情报的人身份都很清楚,肯定是R号空间发现了自己的异动!然后逼迫麾下的空间战士来追踪自己的。

而R号空间的目的则是非常明确,那就是冲着造物者留下来的那件歌之读器来的。

毋庸置疑,R号空间觉得自己冒着极大的风险,顶着灭潮外出,肯定是受到了自身隶属的诺亚空间的影响前去接应队友。

那么接下来只要跟随着自己,多半就能找到获得了歌之读器的下落,到时候就是R号空间直接出手强抢的时候了。

在弄明白这其中的前因后果之后,方林岩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既然这家伙要跟来,那么就来吧!

自己到底要去哪里,最后真正要做什么,www.youxs.org,你们愿意来和我一起承担这一切那是无比欢迎的。

在接下来的两天内,又有四艘魔导战堡轰然起飞,追随着方林岩的脚步而去,

当然,这四艘魔导战堡同样也是进行了深度改造,而且是不约而同的按照方林岩之前的方案进行的,尽管这两天显示灭潮的强度再次提升,可是它们依然义无反顾的冲入了星空。

有道是天高任鱼跃,海阔任鸟飞,但整个宇宙浩渺无垠,驾驶着魔导战堡的方林岩却没有那么自由。

灭潮未至的时候,魔导战堡要外出航行其实也都是遵循着已经探测出来的安全航道行进,这就像是普通人进出沼泽地一样,必须要遵循着前人探索出来的路线,否则的话死就是唯一结局。

除此之外,每一艘魔导战堡都会自动朝着本部发送自身的定位信号,除非是坠毁。

这两大因素也是后面的这帮人有信心追踪成功的原因。(本章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